首页 » 读书

一本叫做芳华的书

2018年07月17日2130

一本叫做芳华的书

文/宋思蒙


640.webp (14).jpg

     我曾一度反感和爷爷奶奶一起出行。

     奶奶总是梳一头蓬乱的银发,穿着我淘汰下来的衣服,背着一只破烂的皮包,在地铁上、在公交里,大声地招呼我去抢空座位。爷爷则总是将他那只已失去一半听力的耳朵侧向我,一个劲儿地胡乱打岔。

     看着我的爷爷奶奶,我一度以为老年人都是一个样子,都是枯槁老迈的躯体加上陈旧刻板的灵魂。我庆幸自己的年少,像一只轻盈的气球,在天空中恣意摆荡。

     现在想想,真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 那是一次盛大的家庭聚会,宾客甚多,爷爷奶奶坐在主人的席位上与来访者们寒暄谈话,我则猫在沙发上翻老相册。一组黑白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,虽然画质模糊,但眉眼仍依稀可辨——像是年轻时的爷爷奶奶!

     我正仔细翻看照片,一位奶奶的老朋友走了过来。“在看相片啊?”,她摸摸我的头,“你爷爷奶奶年轻时,那叫一个浪漫呦!我们这些老姐妹,都羡慕你奶奶好福气呢!”

     这位奶奶与我的奶奶在卫校里便相识,我就这样在她的叙述中重新目睹了爷爷奶奶相恋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 奶奶是卫校的护士,爷爷是师范大学的学生,二人在学校间的联谊会上初识,算不上一见钟情,但只一瞥,便牢牢记住了对方的模样。

     我想象着那副画面。风华正茂、眉清目秀的翩翩少年温柔地携起窈窕淑女的手,邀她在流泻的灯光下共舞,少女垂下眼微微点头,遂旋转着花瓣般的裙摆盛开在音乐声中。一定会有一抹酒晕般的绯红色悄然爬上她的面庞。

     他们就这样开始用书信互通往来。

     不久,文革爆发。爷爷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不由分说打入右派,稀里糊涂地下放到某农场。明明前一天还在实验室里摆弄物理模型,怎么第二天就要披星戴月在农场参加生产?越来越多空穴来风的骂名加在爷爷身上,他出离愤怒却无处可诉。

     爷爷得了严重的肝病,这场在十年浩劫中催生出来的病后来伴随了爷爷一生。

     奶奶失去了与爷爷的联系,她从同学口中得知爷爷被打入右派下放到农场,但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。预感到此生情缘已断,她心灰意冷,主动提出下放请求,被予以批准。

     我想象不出奶奶坐在颠簸的骡车里,满目荒草凄凄时是怎样的悲凉,更想象不出当她走进村卫生所,看到病床上那位曾邀她共舞的少年时是怎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 那该是怎样的惊鸿一瞥!命运啊你果然不负有情人!

     爷爷在奶奶的精心照顾下病情很快得到控制。三个月后,他们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结婚!

     没有婚纱与西服,没有美酒与花束,见证爱情的只有胸前的红宝书。可是,他们笑得很甜,很幸福。“看,多好!”老奶奶指着那张泛黄的照片说,照片上爷爷奶奶擎着红宝书,笑颜如花,像是在为一场华丽的梦宣誓。

     我用力点头,望着不远处正在和客人们谈笑的爷爷奶奶。朦胧的灯光像是为他们镀了一层虔诚的金,此时的他们像两尊佛,带着超脱世俗的平静与安详。

     那该是一路风雨兼程修来的满足与恬淡,发酵着爱情的幽香。

     那一刻,我对爷爷奶奶肃然起敬。他们的青春太动人了!相见婉兮,相知雅兮,相爱壮兮。在时代的浩荡中,所有人都步履匆匆、风尘仆仆,唯有他们却因为爱而从容不迫地活着,书写着生命中最美的芳华。爷爷奶奶的一辈子都浸润在这样的芬芳中,活得淡然,活得坦然。

     突然明白,每位老者的前半生都有一个瑰丽的传奇故事。每位老人都用生命书写了一本芳华,一本后辈不曾读过的书,这书里是值得他们夸耀一生的青春。在那样不平凡的年岁里,他们是不逢时的种子,被时代的鸟儿衔到哪儿,就迫不得已在哪儿生根发芽。不管老迈的他们以什么样的姿态存在,他们的青春都在那里,那是一个平行的世界。每个人都曾年轻过,不是吗?谁的青春不疯狂?!青春与衰老不过是人生不同的季节,我们要做的是正视和尊敬。

      我看到了自己倚仗年轻不可一世的幼稚和无知。当我垂垂老矣,生命之火将熄时,我又能否像爷爷奶奶一样平静而幸福地走在人生的余晖中?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答案,但我明白,重读长辈的芳华之书,我懂得青春人皆有之,要用心去活才能芬芳一世。
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,现在就加入我们吧!登录注册×
»
会员登录
新用户注册
×
会员注册
已有账号登录
×